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市场之手""政府之手"互补共同实现资源有效配置

By | 2020年7月26日

人民网北京7月26日电 (记者罗知之 杜燕飞)“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在近日召开的企业家座谈会这样强调。谈及如何更好的发挥政府作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在接受人民网专访时表示,实现要素资源的市场化配置既要发挥市场的竞争优势,也要发挥政府在宏观调控方面的优势。“市场之手”和“政府之手”是叠加,也是互补,共同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

图为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受访者供图)

人民网:我国市场体系建设取得了积极进展,与此同时,要素市场化发育尚不够充分,您认为还存在哪些问题和短板?

魏建国: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很关键的一步就是如何让市场要素实行更好的配置和更好的流动,主要包括劳动力、土地、资金、技术和信息等要素。

调动劳动力要素的积极性,首先要完善户籍制度改革,打破行业、地域、城乡、性别歧视等市场分割的概念。同时,要千方百计把市场主体保护好,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因为市场主体是经济发展的载体,保市场主体就是保社会生产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土地,也是一种很重要的生产要素。要深化土地市场改革,建设城乡统一的用地市场,让土地流动起来,在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的情况下,严格管理土地的用途和土地的规划,发挥农村土地的作用,让其和城市用地一样,具有相同的标准,相同的价格,同等的优势等。

同时,还要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形成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包括股票市场、债券市场、期货市场等,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特别要加强金融体制改革,把金融体制能否服务实体经济作为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全面提高金融服务能力和水平。同时,也要加强监管,避免发生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此外,还要加大技术、信息要素在市场流通,让其发挥更大的作用。

人民网:如何从完善市场机制出发,推动要素市场化配置?

魏建国:一方面要继续改革开放,加快建立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我国经济要在双向开放中实现发展,必须实行有条件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在此基础上,要进一步缩减负面清单,最大限度的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改革开放,特别是加大贸易和投资便利化,迎接疫情过后新的国际化、全球化进程。

另一方面,要建立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市场经济也是法治经济,加大法律的制定,确定一系列以法律为核心的公开公平透明的法治市场经济。按照统一规范效能的原则,完善市场监管体制,包括社会信用体制,加大完善企业个人、单位的征信系统。对失去信用等级的企业、个人要加强惩戒,对守信的要给予激励,真正营造一个守信、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人民网: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决定作用的同时,如何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有哪些具体的建议?

魏建国:第一,当前形势下,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是关键,政府需要落实好纾困惠企的政策,实施好更加积极有为的财政政策、更加稳健灵活的货币政策。要支持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发挥龙头作用,带动上下游供应链企业共渡难关。

第二,各级政府要把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放在首位,实施好民法典和相关法律法规,依法保护好国有、民营和外资等各种所有制企业。鼓励创新、宽容失败,推进简政放权,放宽市场准入,推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同时,实施好外商投资法,对企业一视同仁,实现公平竞争。

第三,构建亲清政商关系,光明磊落的同企业交往。要了解企业的所思所想、所困所惑,设计的政策制定要多听企业家的意见和建议,同时要坚决防止钱权交易和商业贿赂,从而实现制定市场规则、维护市场规则、提供优质公共服务的作用。

第四,政府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制定市场规则、维护市场规则、提供优质公共服务。下一步,各级政府要心无旁骛、长远打算,发挥政府作用支持企业扎根中国市场,深耕中国市场。

人民网:怎样协调处理好“市场之手”和“政府之手”,实现要素资源的市场化配置?

魏建国:“市场之手”和“政府之手”不能对立起来看待,两者并不矛盾。要素市场的配置中,把两只手变为叠加效应,就能发挥1+1大于2的效果,不仅有利于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还能发挥市场无形之手的优势。

“市场之手”和“政府之手”是叠加,也是互补。我们既要通过“市场之手”来弥补政府调节在资源配置中的不足,同时也要通过“政府之手”来弥补市场调节在资源配置中的不足。

不论是“互补”还是“叠加”,两个效果都可以在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决定性作用的同时,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政府是市场规则的制定者,公平竞争的维护者和监督者,优质公共服务的提供者,政府的参与可以为企业发展保驾护航,排除干扰,心无旁骛的扎根市场。我国有8200多万个体工商户,带动就业人口超过2亿,是数量最多的市场主体,也是面临实际困难最多的。这些在租金、税费、社保、融资等方面难题和困难,需要“政府之手”提供更直接更有效的政策帮扶。我认为,中国政府是当前把“市场之手”和“政府之手”发挥得较好的国家之一,该出手时就出手。

总的来说,实现要素资源的市场化配置既要发挥政府在宏观调控方面的优势,也要发挥市场的竞争优势。当前,我们要更好的发挥政府作用,才能实现两者间的叠加效应和互补效应,才能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